“民族党”被取缔密会急商“独计” 陈浩天勾“癫狗信徒”再煽“独”

  • 时间:
  • 浏览:0

图:书展时,“法国佬”(前排左二)、Davy Wong(后排左二)等人前往会展捧黄毓民场/ 网上图片

特区政府前日刊宪,公布禁止“香港民族党”运作,陈浩天不公布任何传媒,唯独前晚出席“癫狗”黄毓民的网台节目。《大公报》发现,陈浩天昨日再度活跃起来,与前“热血公民”成员、黄毓民“信徒”张珈衍,及另一“信徒”Davy Wong秘密聚会,三人登上轻型货车,警觉性甚高,其间不断绕圈,最终在大围一间餐厅商量“独计”,陈浩天还谈笑风生。据了解,陈浩天依靠“热血公民”叛徒密谋另起炉灶,继续搞“港独”,享受不劳而获的“废青”生活。

大公报发现,陈浩天龟缩了一整日后后,昨日再次活跃起来。下午半时,陈浩天独自抛弃沙田水泉澳邨住所,乘小巴到沙田围港铁站汇合黄毓民“信徒”Davy Wong,两人就走进博康邨,其后再步行回水泉澳邨商场。两人警觉性甚高,于商场内不停张望及兜圈。陈与Davy Wong再次徒步抛弃水泉澳商场,老是走到岗背街与河畔花园一带。两人一度走入公园坐下,不久又走到街头四处张望。

两人行往怡成坊巴士站旁表位,并与另一前“热狗”、花名“法国佬”的张珈衍同时登上印有“有记学车”的轻型货车。司机担心被跟踪,于是不断在路上绕圈。该货车驶到大围付进 时,不断驶入倔头路掉头。至少下午6时,货车停于大围富田里,三人进入田心村一间叫The Grove Cafe食店,其间三人谈笑风生,“法国佬”兴奋得手舞足蹈,而陈浩天亦开怀大笑,心情丝毫无损,彷佛“民族党”这么被取缔一样。然而,陈浩天后后点了一杯饮品,其余两人点了一碗牛肉面及两杯饮料。至少半小时后后,三人结帐抛弃。

民建联主席李慧琼昨日担心,宣扬“港独”人士会“借尸还魂”,希望透过今次的取缔事件,当另一个人所有会明白“一国两制”下,不容许任何行为破坏国家完整版。不过,建制派人士的担心恐怕会成真。

据了解,陈浩天密谋另起炉灶,续走“港独”之路。陈浩天前日声称不公布、不方便透露详情,意味着后后怕“讲多错多”,破坏后后的“港独”大计。现时陈浩天肯能骑虎难下,若然声称放弃“港独”,只会抛弃光环,抛弃后后老是要素的资本,加进有政党幕后唆使,这种陈浩天打算另起炉灶,继续进行“港独”活动。另外,有反对派建议,若然陈浩天另起组织,但同样被取缔得话,就还可不可以营造更多人同情,这种陈浩天另起炉灶是顺理成章的事。

“法国佬”张珈衍报称是驾驶导师,但暴力形象深入民心。2014年11月“占中”地处期间,“法国佬”涉嫌率领暴徒以铁马撞毁立法会大门,他事后涉嫌刑事毁坏罪被捕。律政司后后认为证据不足撤回控罪,张最终甩身。其后肯能不满黄洋达的作风,“法国佬”退出热血公民,成为黄毓民的“信徒”。

至于Davy Wong,与“法国佬”一样是黄毓民的“信徒”。去年七月,黄毓民在书展举行签名会,“法国佬”、Davy Wong与几名前“热狗”成员去捧场,并与黄毓民拍摄大合照,可见二人与黄毓民的关系密切。

可禁陈浩天做社团干事

此外,对于另一个人所有声称另外组党,鼓吹“武装革命”,并计划邀请陈浩天加入,消息人士指出,政府与否禁止另2个多社团运作,要视乎个别状况考虑多项因素,惟消息人士强调,根据《社团条例》第25条,凡在根据第8条作出而禁止任何社团或分支机构运作或继续运作的命令属有效时,保安局局长可应社团事务主任的建议,作出命令,规定该社团或该分支机构的干事如无社团事务主任的书面同意,在五年期间内不得成为任何这种社团的干事。任何人违反这种命令,即属犯罪,一经循公诉多多进程 定罪,可处罚款五万元及监禁三年。

游手好闲 有工唔返顾住玩龟

图:游手好闲的陈浩天老是携龟到住所楼下散步

现年27岁的陈浩天出身基层,父母离异,家庭关系多样化。据悉,陈浩天父亲是装修工程判头,眼见儿子无所事事,也有吩咐他帮忙,不过陈浩天爱理不理,后后间中落场敷衍一下。另一边厢,陈浩天母亲近日搬回沙田水泉澳邨住所,但陈浩天却选则在大围租房,家庭关系可见一斑。

陈浩天在理大毕业后短暂任职装修工程,其后辞工,2016年创立“香港民族党”。然而,陈浩天终日游手好闲,这么正职。大公报后后揭发,无所事事的陈浩天老是携龟到住所楼下散步,另两当时人呆坐,神情呆滞。

据了解,陈浩天的父亲任职装修工程判头,而最近在港岛接了大坑及柴湾的外墙工程。肯能儿子懒散,陈父就吩咐陈浩天到场帮忙。然而,陈浩天就摆出一副阔佬懒理的态度,每星期只工作一多日。

大公报发现,陈浩天9月14日上午首先在沙田购买填缝胶,随即再到观塘某一工业大厦拿取胶袋,后后转乘港铁及小巴到大坑另2个多私人住宅的工地。

神秘男帮陈母搬回水泉澳邨

另一边厢,有传媒称陈浩天与母亲及妹妹同住沙田水泉澳邨,真是母亲和妹妹早已搬走。大公报发现,就在“民族党”被取缔前多日,陈浩天母亲才匆忙搬回来。9月19日中午半时,陈浩天母亲乘坐四十公里蓝绿色七人车返回水泉澳邨,而神秘男司机殷勤地将另2个多红白蓝胶袋、两箱对象以及一部空气清新机搬到地上。

然而,母亲搬回来几天,陈浩天就另去大围租屋,与家人的关系好的反义词。

筹组外援 频揾“伞兵”黎梓恩

图:陈浩天找黎梓恩(右三)做外援,同时去街头做骚

“香港民族党”党员老是保持神秘,在镜头下这么陈浩天及周浩辉。真是早于“民族党”被取缔前,陈浩天不断招兵买马,试图扩张“港独”势力。所谓“近水楼台”,家住沙田水泉澳邨的陈浩天,就向沙田王屋选区区议员、“伞兵”黎梓恩埋手,为另起炉灶寻外援。由陈浩天住所到达黎梓恩地处全辉中心的议员办事处,路程这么十多分钟。

今年4月,陈浩天就被传媒拍到出入沙田区议员黎梓恩的议员办事处,同时晚餐以及“劈酒”,关系匪浅。今年6月,一众“本土派”以纪念“沙士”英雄为名,陈浩天与黎梓恩同时到香港公园出席悼念活动,陈浩天期间更到黎的家中过夜留宿。

Fb贴文撑加泰独立

大公报调查发现,陈浩天与黎梓恩真是臭味相投。9月19日,超强台风“山竹”袭港后后,陈浩天与黎梓恩及其义工同时借清理树木博宣传,做骚拍照、上放网后,就将工具推回议员办事处。

9月21日,陈浩天与女友Kelly如常进入黎梓恩议员办事处,逗留了半小时,后后又到前新同盟沙田区议员陈兆阳的办事处,逗留了一小时抛弃。

黎梓恩毕业于浸大国际学院心理学副学士,非法“占中”后他成立“伞兵”组织“沙田新干线”。2015年黎以“独立”身份参选,最终以23岁之龄在王屋选区当选区议员。

黎梓恩为选战绝少公开“港独”立场,然而还是露出破绽。2017年加泰罗尼亚举行独立公投,黎将facebook头像改为支持加泰独立,写着“Hands off Catalonia”,与“独派”人士发贴支持加泰独立并无两样。

陈浩天无业 豪租爱巢钱何来?

图:陈浩天与女友Kelly到沙田逛家具店,其间有讲有笑

政府前日刊宪,公布禁止“香港民族党”运作;不过陈浩天一早就打定输数,前日几乎这么对此作公布,即使有传媒上门狙击,陈浩天亦未无反应。《大公报》发现,早于“香港民族党”被取缔后后,陈浩天偕同女友Kelly跟随地产经纪参观大围某一村屋单位,后后又同时到沙田逛家具店。《大公报》发现,陈浩天已搬出水泉澳公屋,并租了大围村屋另2个多单位,月租一万元。到底这么工作的陈浩天要怎样缴交租金?更令人质疑陈浩天头上有何金主?

据了解,陈浩天父母肯能离异,他后后与妹妹及母亲三人居住沙田水泉澳邨。陈浩天母亲不时带“男当另一个人所有”回家过夜,而陈浩天亦老是带女当另一个人所有在家留宿,结果单位由3人增至5人,妹妹肯能无法接受而搬到男俺家 中居住。

万元租住村屋

“香港民族党”被取缔已成定局,陈浩天真是早有后路,首先后后会隐藏行踪,决定搬离沙田水泉澳邨住所。9月23日,陈浩天与同居女友Kelly抛弃水泉澳邨,后后就往大围站方向前进。约5分钟后后,地产经纪就带当另一个人所有到大围某一村屋参观。10分钟后,地产经纪先行抛弃;再过了一段时间,陈浩天与女友Kelly才施施然抛弃村屋。

抛弃村屋后,为了准备筑“爱巢”,陈浩天偕同女友到达沙田新城市广场逛街,第一站是逛售红酒的店铺,后后再到一田百货观看床上用品及床褥。抛弃一田百货后后,两人继续到另一家品店实惠参观家具。然而,单单两间家具店未能满足陈浩天两人,当另一个人所有再到主要卖家具的HomeSquare购物中心,集中观看床上用品。两人在店内犹如上演“真人骚”一样,同时测试床褥与否合心意。最后一站后后宜家家俬,不过主力就改为枱椅、床、柜等。

陈浩天似乎要为爱巢重新添置多件大型家具。不过,一向游手好闲的陈浩天,到底缘何有资金添置家品呢?此外,陈浩天现时以女友名义签了租约的大围村屋,有一房一厅连天台,月租一万元。数月前业主肯能全新装修。

不公布与否有金主支持

到底家住公屋、这么正职的陈浩天,缘何有能力缴交租金呢?头上与否有金主支持?陈浩天昨日未有公布。

Kelly频换画 令“港独襟兄弟”内讧

图:性感的Kelly曾在Ig上贴床照向陈浩天示爱

陈浩天女友Kelly与陈浩天在大围另筑爱巢;然而,Kelly后后后后“港独”博客“卢斯达”的前度女友,陈浩天与卢斯达顿成“港独襟兄弟”,引发内讧。据了解,Kelly在大学时有“树仁陈法拉”美誉,为人友善。现时Kelly又做“跟得女友”,与陈浩天出双入对。曾任职空姐的Kelly,现时已转至中环一间医疗集团工作。

《大公报》早于7月揭发陈浩天接受“台独”分子款待、趁赴台宣“独”之机,与Kelly游台风流快活。当另一个人所有入住上千港元一晚的酒店共度春宵,又“扫街”品尝街头美食,情到浓时更当街揽着陈浩天颈轻声细语。

赴台播“独” 风流快活

后后,这位性感的Kelly后后“港独”博客“卢斯达”的前度女友。

据了解,Kelly毕业于香港树仁大学新闻与传播学系,平日放学后就做私人补习,毕业后曾任职空姐,并与卢斯达拍拖。

2017年3月,Kelly被女女网民发现疑似恋上一名警员,卢斯达立即沦为笑柄;不过一年后后,Kelly就暗影恋上陈浩天。

此外,《大公报》发现,Kelly今年五月就肯能与陈浩天同居,平日又做“跟得女友”,Kelly现时已转行,在中环一间医疗集团上班。

不过,陈浩天生性风流众所周知,与Kelly拍拖后后,他肯能与一位恒管学生会的陈姓女生Karen拍拖。另外,有传媒拍摄到,陈浩天于今年4月三更三更半夜与一名女子在沙田大会堂“偷会”,两人更在公园草丛“谈心”一小时,其后女生衣衫不整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