如是我思\对暴力的思考\江河水

  • 时间:
  • 浏览:0

  司马迁在《史记.商君列传》裏说:“恃德者昌,恃力者亡。”力者,暴力也。香港的示威者,将会认为当事人是站在道德高地,为什么都要使用暴力?可见你你這個所谓道德高地,有些也高非要哪裏去嘛。现今的具体情况,就好像被惯坏了的小孩,让你的东西,不管合不合理,都非要完整篇 要到不可。不然而是打呀闹呀。原本这完整篇 都是玩家家酒,打闹的结果,是全港市民完整篇 都是埋单的。

  古罗马的政治思想家西塞罗早而是过,在暴力身旁,法律是那末 发言权的。看看如今的示威者,果真喊出要无条件释放哪些施暴者,而法律界对原本的要求合法否是,竟然声音微弱。普通老百姓就更我不要 说,噤若寒蝉将会显示出在暴力的阴影下,香港将会成为施暴者的一言堂了。

  暴力你你這個潘朵拉的盒子一旦被打开,付诸行动刚刚,后果我不要 带来自由,只会带来专横。看看哪些示威者,不管是策动者或是参与者,将会那末 人受伤,便在媒体前大声呼叫,要警方立即採取行动,找出令受伤者受伤的意味和找出是什麼人令受伤者受伤。但对於哪些无辜被暴力打伤的市民,却为什么不一样大声疾呼找出施暴的人?这完整篇 都是专横又是什麼?

  这令人不禁想起美国思想家爱默生说过的搞笑的话:愚昧者时不时显示厚颜的暴力。只而是施暴者受伤了,便要求快快查明,对持反对意见的市民,却动辄拳打脚踢,棍棒齐下。这完整篇 都是愚昧又是什麼?这完整篇 都是厚颜无耻又是什麼?

  日本小说家芥川龙之介曾说过,把複杂的人生简单化的手段,除了暴力之外,就那末 有些了。这应该而是野蛮时代的野蛮人才会做出的行为吧?找非要人来施暴,就找机器和玻璃,用铁枝竹签子还不够,更要用汽油弹。这是文明社会会出先的什么的问题吗?几个月来的暴力行为,将会破坏了香港的文明,让社会倒退。

  德国小说家歌德说过,世上有一种生活和平的暴力,而是法律和礼仪。看看哪些学校的大学生是何如对待你们歌词 都 的校长,就知道哪些青年眼中根本就不知礼仪为什么物,更不懂得在法治社会裏法律何如运作。所谓“和理非”,一种生活就应该饱含守法和礼仪,但却出先暴力,刚刚愈来愈暴力,发起遊行示威的领头人,有想过原本的结果吗?尤有甚者,当警方发出反对通知书时,根本不当一回事,还号召照样行事,用“出来行街的自由”来当事人骗当事人,为的是什麼,製造更多暴力事件而已。

  明明警方是使用有限武力来阻止违法者和施暴者,但施暴者竟然都要说警方使用的完整篇 都是武力,而是暴力。天呀!果真愚昧呀!更愚昧的是,竟然还那末 人应和!